lanecat白羊文艺男李沧东:诗意的新起点-奕博boko

白羊文艺男李沧东:诗意的新起点-奕博boko
"我不想去制造华丽的幻觉让观众陶醉,我希望电影能离现实近一点,每次创作我都围绕着一点在努力”

在这部震动戛纳的影片中
李沧东改变了以往清冷的基调
挤压许久的情感以光和热的意象绽放
《燃烧》成为了李沧东诗意的新起
作家出身的李沧东绝对算不上是一位高产的导演,数十年来,只有寥寥几部作品问世,但每一部都沉淀为韩国影史不可多得的佳作。它们拥有着浓郁的文人气息,散发着韩国电影并不常见的诗意情怀,共同构建了李沧东长的影像组诗......
无言的人生之诗——《诗》
时髦的打扮掩饰了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66岁的美子像一朵摇曳在街边的小花一样绽放着自己暮年的美丽。她最浅层的欲望是写出一首诗西川茂,静坐于树下,努力领悟着叶子与阳光的私语,在农田间散步,她忘记了世俗的包袱,却意外地参透了《诗》的奥妙,虽无功而返,但在精神上却满载而归。

《诗》
美子的时间正从身体里流逝,她想写诗,但词语正在纷纷离去。她在遗忘之海中挣扎着,想要最后抓住些什么,她感受着树下与田间的时光,她听到潺潺流水,发现生活的美好,却体验到生命之卑微,然而也正是这一刻包子修炼守则,她获得了自由。
李沧东告诉美子,诗与词语无关牙齿与爱情,当你超越生死,当你忽略时间,当喧嚣在你面前安静,当你读懂卑微的生命,那一刻,词语自然流出,它们从未远去释小虎,因为你无法遗忘生命之诗。

就在美子追寻她的艺术理想的过程中看到了社会伦理道德的丧失,他着的痛苦与人们的冷淡。美子对诗的渴望在诗与生活水乳交融的过程中逐渐上升到要将自己生命的美好守护到最后的终极欲望。从这样的欲望出发,她就要以用生命写作的方式来抵御生活带给她的种种不幸遭遇快兰吧,用生活本身朝向一首诗的完成。那具在河中流淌而下的尸体,也许就诗的灵魂,那就是梦想的残骸,也是自由的扁舟。是这首
一首绿色的诗——《绿鱼》
莫东在复原时的列车上憧憬的生活,车窗外的田野一派生机,阳光拂面。他看到了前方的女人和他共同沐浴阳光,那场景如梦似幻。

《绿鱼》
李沧东43岁才交出的处女作,借用时间的不断行驶,终点和起点的轮回。莫东的黑白相片,沉淀着他曾经的故乡,他要弥合碎片,萎顿的家庭,他要重建幸福时光。
一切结束之后,故乡从照片上活了起来蓝染忽右介,家人重聚,梦想成真,然而莫东却与这些再无关系。在莫东的生命中,时间缺席了,而在时光中,莫东永远的缺席了李炜夏航燕。

绿色本来代表生机,但当它与“鱼”结合之后三洞真诠,便成了一种虚无缥缈的存在。莫东的一生,何尝不是在追逐着无用之物。抑或莫东就是那条绿色的鱼,逃离世俗,游向虚幻之海。
清新的初恋之诗——《薄荷糖》
列车向前行驶,没有尽头。转过不同的弯,路过不同的风景,走过不同的岔路口。20年,韩国处于大变革的时代,个人犹如行驶的列车一样,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事,不同环境下做出不同的选择,时间吞噬了金永浩。倒叙的魅力在于,当锦永浩的一生如同洋葱一样被一层层的剥开,我们看到了他最初的模样。不经感慨,一个人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安稳的度过一生?

《薄荷糖》
李沧东的诗中,时间是自由的,逝去的人,以某种方式回归,列车沿着轨道回溯,起点终点,未来与曾经,河流安静流淌,跨过生与死,逝者与未亡人,少怒与年迈的女人,相遇,彼此倾听。时间的尽头,人类的灵魂流向大海。就像金永浩最后的台词“我希望重头来过!”
作为情感的寄托物——薄荷糖,贯穿着男人的初恋。而金永浩的爱情,不正是白玫瑰与红玫瑰么?纯任送给金永浩的薄荷糖,信筏里包裹着的薄荷糖,病床前留下的一罐薄荷糖。而当处的那份爱情也随着时间融化了。


回忆的源头,刚踏入社会的金永浩与女孩走在河边,四处葱郁,场景清新而纯美黑豹特警队,这种“味道”使观众与“薄荷糖”的一项建立了联系。吃一颗白色薄荷糖,能否暂时忘记痛苦邓贵大?当经历一个长长的黑暗的隧道,也许你就再也没有下一站。lanecat
金永浩的灵魂核心——是首成长之诗李素晶,国族历史之诗的起点及终点——就是一颗简单,质朴的薄荷糖。
穿越时光的秘密之诗——《密阳》
阳光包裹着时间,在角落里安静地发酵,那里的生活,称作《密阳》。申爱有着悲伤的过去潜行深渊,她丢掉过去的方式,是躲进过去的过去。她带着孩子来到了亡夫的故里,小城密阳。然而这里的时光与外界并无两样,伤痛在这里延续,而且变本加厉。

《密阳》
角落的阳光里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初来的申爱思考。阳光里什么都没有,失去儿子的申爱回答。
申爱正是了解到了人生的孤独与虚无奥斯特塔格,才会在命运的不可抗遇中始终不放弃对个体生命意义的探索,然而此过程中不断受到命运的摧残。但角落里的阳光汪林林,就是申爱在不断败退后,最终坚守的东西。阳光里,有她万念俱灰后的新开始。

在最后的镜头里,始终不离不弃的宗灿在阳光下举着镜子,彭悦先申爱望着镜中的自己,剪下长发,一缕缕长发是前尘往事,是梦想的灰烬,它们飘落在地上的阳光之中。最后李沧东到出:阳光里没有秘密极品姑爷,只有阳光,时光就是最大的秘密。
诗意的新起点——《燃烧》
自1997年至2010年,从《绿鱼》,《薄荷糖》,到《绿洲》,《密阳》,再到《诗》。李沧东对诗意的描摹呈现出一种渐进式过程,不断的指向高原扩大的意境,在沉寂了八年之后,这种渐进在新作《燃烧》中郭生白,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酣畅表达。

《燃烧》
改编自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燃仓房》,简单的短小说,简单的名字,“我”,“她”,“他”。利用这部电影李沧东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以往清冷的基调,积压许久的情感以光和热的意象绽放,《燃烧》仿佛成为了李沧东诗意的新起点。
“我觉的世上好像有很多很多的仓房,都在等我点火去烧。海边孤零零的仓房,田地中间的仓房.....反正各种各样的仓房,都在等我点火去烧。只消十五分钟就烧得一干二净,简直就像压根儿不存在那玩意儿。谁都不伤心。只有——消失而已,忽地血魂书生。"——《燃仓房》

李沧东总能带着岁月赋予的沉稳,文学铸就的敏锐,以及白羊座持有的乐观去看待这个世界。野火般的夕阳,燃烧的仓房,当下人类的困顿与迷茫,绝望与空虚,在躁动与干裂的现实空气中,燃烧出了更为壮观的精神废墟。
最后还是希望burning可以在中国上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