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魔法看不惯厂领导独享...他凭借一粒小小药丸,得到美女们的疯狂追求-追梦人8

看不惯厂领导独享...他凭借一粒小小药丸,得到美女们的疯狂追求-追梦人8


“白秋先生,你以前当过医药代表吗?”
“没有。”
“那你干过什么职业呢?”
“我从中药材学校毕业后进过药店,卖过三个月的药。”
“但这和医药代表是两回事。”叫韩成的人事部副经理发话了。
“我知道,但我干过很多事,也吃过很多苦,我卖过报、洗过碗、干过装修,甚至给人擦过鞋,你们让我试试吧,只要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白秋几乎要下跪求他们了,想到自己吃过的那么多的苦,眼眶都湿润了,但白秋看见韩成的脸色,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没戏了。
这时候,赵虹媛有些同情地问他,“你在医院有关系吗?”
白秋想了想,说,“没有,但我可以去试,去建立嘛,事在人为,我一定会成功的,另外……”
还没等他说完,韩成就打断了他的话,“算了,虹媛香江大亨,别浪费时间了,下一个吧,后面的人还多。”
赵虹媛有些同情地对着白秋微笑着说:“白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要的至少是本科以上学历的。”
白秋的心凉了,知道这次又完了,他有些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抬头看到了虹媛的那张红艳的小嘴,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这女人太水灵了,要是能进她公司工作的话那就爽了,肯定得想办法把她搞到手。
不说别的地方,只是她那张小嘴儿就馋人得紧。想到这里,白秋忍不住哆嗦了下,有了强烈想搞她的冲动。
只是可惜,面试失败了。
走出门来,看见门外以女性居多,有的浓妆艳抹、有的薄施粉黛、有的花枝招展、有的朴素无瑕,每个应聘者都想表现出自己不同凡响、鹤立鸡群,有的含蓄地着一袭华贵的长裙,有的大胆露事业线,或裹紧身衣裤,或着迷你短裙,把女性的曲线美表露无遗。
处在这么多漂亮迷人的美女中,欣赏她们的娇媚风姿,白秋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就将回到自己原来生活的层次,和这些美女们仅有一面之缘而已。
其实有什么好奇怪的,当医药代表不外乎两条路,一条是凭关系硬,而另一条是出卖自己的身体,当然这得有本钱才行,白秋看到身边这些环肥燕瘦的一群美貌的女青年,不禁感叹,为什么她们不向自己出卖呢?
如果自己来选的话,一多半都值得玩,那个长发披肩的,那个眼神撩人的,那个体态丰满的......想到这里,白秋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挺没劲的,只有等哪天自己走了大运,象中彩票得巨奖这类的,但看来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这样的福分了。
一路走出来,天腾医药总部两旁各个办公室里许多员工有条不紊地工作着,其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白领丽人,个个身材高挑,身着统一合身的粉红职业西服套裙和高跟鞋,加上化妆打扮后都很有几分姿色,白秋一路走着,一路看得傻乎乎的。
出门的时候,只见一名漂亮的女司机走下车来菁客,到后座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
看着这名斜扎发髻,身着红色制服和白色薄缎包臀长裤,戴着白色缎子手套,藕色尖包头后空细带高跟鞋的美女司机,白秋才真正觉得开眼了,刚才觉得那个叫赵虹媛的就是绝世美女了,如今真觉得“一山还比一山高”,尤其那双电人的丹凤眼就刚才微微瞟了一下,自己就觉得全身被电了一般。
不过坚韧不拔造句,好戏才开始,车的后座上下来一位身着飘逸白色长裙的高挑美艳的女子,长发飘飘,戴着墨镜,遮住了眼睛,让白秋觉得有些遗憾,不过看不了上面看下面,脚上那双橙红色尖包头中空细带高跟鞋配白色的丝光长筒袜真绝了,长裙薄而略透,显出了里衣的颜色样式,两条大长腿在长裙中若隐若现,撩得人几乎要发疯了。
随后一个大腹便便的矮胖小子下了车,白秋很快认出是常在电视上露面的农民企业家张有福,他正是天腾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但这还没完,车上还有货,从车上最后下来了一位身着黑色吊带紧身长裙的女人,看胸形,比之前那女人略小,但露得更多。
长裙是两边开衩的,开衩还很高,她下车时脸上是媚眼迷离的表情,正在往上拉吊带,想都想得到她之前在车里被怎样对待了。
她浅黑色天鹅绒丝袜套着的美脚上居然同样是一双黑色绒面的尖包头中空带袢高跟鞋。
白秋平时就有点迷丝袜和高跟鞋,最近他到高级百货店观赏时就觉得这种尖包头后空细带高跟鞋能最大限度的展现女人的体态美,所以他专门买了一双回去收藏。
如今看见三名绝色高跟美女站在一起,藕色的妩媚,橙色的艳丽,黑色的风骚,三人的身子都在透视装下若隐若现,各有风韵,让自己顿时情迷其中,骚动不已。
直到三双美艳的高跟鞋袅袅地消失在大楼深处,白秋才回过味来,舔舔口水,无可奈何地回到了位于江陵市的贫民区——江北区的家。回家后多方打听,才连猜带蒙地弄明白有关张有福和他身边女人的故事。
张有福42岁发迹,现在天腾医药数亿元财产中近一半都是他的,这小子才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年结婚一次,但三年前最后那位夫人奔赴美国留学后就再也没结婚了,这小子肯定是觉得累了。
当然,那以后这小子床上就热闹多了,今天看见的三位是老张的近年的新欢,也是他下任夫人的最具实力的竞争人选。那位美貌妩媚穿藕色高跟鞋的女司机叫郑美莎,原来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夜总会唱歌的时候被张有福看上,用钱摆平后搞到手了,毕业后就被老张收到了麾下,成了他的私人司机兼玩物。
穿白色长裙和橙红色高跟鞋的女郎叫胡莉,原来是现役空姐,通过朋友与老张相识,正好老张暴发后想玩点高雅的货色,遂用酒灌醉后给睡了,然后拍了一些足以让她难堪的照片,最后只好辞了空姐的职位当了老张的经理助理,也成为他的宠物。
至于最后那位黑色吊带开衩长裙的身为老张贴身秘书的姚玉梅,原来是老张竞争对手梁建中外面的女人,梁建中被老张清场以后,她和她的身家一起被老张给收了,老张先是让她当自己家的女佣。
但这样的女人又岂是区区女佣可以屈就的,由于她殷勤善媚、逆来顺受、老张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很快就从女佣、丫头中脱颖而出,成了老张的枕边尤物,老张喜欢黑色性感,她就穿着黑色长裙、黑色丝袜和黑色尖包头后空细带高跟鞋,一切都是为了给老板服务,这女人是个人精。
白秋早听说这姓张的腐朽堕落,今天见了的确是名不虚传,但留给白秋最深印象的,却是那三个漂亮的女人。妈的,这样的美女别说三名,就是一名也够自己享受的了。
回到自己住的小屋,白秋躺在黑乎乎的床上,一边眯着眼睛休息,一边回忆着今天遇见的美女们,麒麟臂顿时发作。
妈的,姓张的强占着那么多的尤物,自己却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连个定点食堂都没有,只能到发廊解决。
发廊的女人,一般看见白秋这样贼眉鼠眼的,又拿不出两个钱来,都不愿意伺候他,接待了也是草草了事,各种嫌弃,搞得白秋一肚子火,真的是花钱找罪受。
哎,这世上真是没有天理,有钱有势的,吃一搂二玩三,欺男霸女。
当然生活还要继续,于是他继续在迷迷糊糊中盘算着下一步的生活。这时候,门开了,吴文走了进来,提了两瓶二锅头,还有一包卤鸭子、油酥花生米什么的,说:“白老哥,今天听说你去应聘去了,辛苦了,咱兄弟喝两杯消消乏,也祝愿你能早日成功。”
吴文是白秋的老朋友谭天澄,三年前,有次吴文偷人东西在公车上被发现,被抓住给揍了个半死,吴文挺在地上装死,打的人害怕了,不敢将他送派出所,都四哄而散了。白秋才开始在社会上混,心里觉得吴文挺冤的,为了几十元钱给打成这样,看了实在有些担心,于是把他送到医院缝了十几针,就这样救了吴文一次。
从此两人成为莫逆之交、酒肉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
吃喝了一顿后,两人商定到吴文的朋友——“小诸葛”赵志就职的厂子,飞龙制药厂找个活干干,听说那里正在招工。白秋一想自己的学历当医药代表当不了,到药厂当个工人还是不错的,比较有竞争力嘛,看来,人和人比,最终还是看和什么样的人比。
酒喝得半酣,吴文和白秋稀里糊涂地在小屋里眯了一宿。
第二天上午,两人宿酒未消,一起来到了飞龙制药厂。在一个僻静的都市郊区,这座面积约二十亩的制药厂显得很一般。
飞龙附近绿化很好,整座工厂都坐落在一片浓荫之中,平时白铁包着的大门几乎都是紧闭着,里外隔绝的样子,由于厂子的生产有点萧条,开工不是很足。
只是最近上了一个新药——雄风胶囊,销路还可以,所以开始招人。飞龙厂的厂长叫赵胜,老爷子五十多岁了,而吴文的朋友赵志是赵胜的外甥,今年三十多岁,在社会上很有点路子,赵珈琪被赵胜叫来帮了好几年的忙,担任厂长助理,这厂子基本就是他们两人说了算。
这两天由于雄风胶囊销路看好,定单比较多,厂子有些忙不过来了,厂里的侧门随时都打开着,人来人往的,有了几分热闹的气息。白秋和吴文进来以后,看见赵志正站在工厂中间的坝子里打手机,脸上很有些意气风发的样子。
吴文赶紧上前打招呼,“赵哥,你好。”
“哦,吴文老弟,好久不见了。”赵志收了手机,有些客气地说。
“赵哥,听说厂子里有些忙不过来,我拉了个兄弟想来讨口饭吃,请赵哥多关照了。”
“你我弟兄还说这些见外的话,不过最近厂子有点忙,需要是需要人,就是怕你们吃不了这苦。”
“吃苦算什么,总比没有饭吃强,赵哥,这位是白秋老兄弟,人家可是中药材学校毕业的高才生啊!”
赵志抬眼看了看白秋,觉得他长得普通,不过听到“高才生”三个字,有了点兴趣,“那好吧,咱们屋里谈。”
在赵志的办公室里,白秋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递上自己的文凭闲妻当家,赵志看了还是比较满意,又简单问了点制药方面的问题,白秋炒了炒陈饭,回答得还不算太离谱,于是赵志当场拍板让白秋先锻炼锻炼,在配料室担任原料保管兼配料工,而吴文确实没两刷子,只好当装卸工凑数,两人终于在这里初步安顿下来了。
白秋在厂里上了两天班,对于这里的情况大概有了点了解。吴文暗地里还是喜欢拉着他喝两杯,由于厂子管挺严的,两人找遍了每个角落,终于在厂子后面的小山旁发现了一个废弃的锅炉房,挺僻静的。两人把这个地方作为据点,有空了就来喝两盅摆两句。
打工的生活很枯燥,两人经常凑在一起喝,有钱了就弄点肉找点好酒,没钱将就着花生米干二锅头什么的,不过,从吴文口里,白秋获得了许多新的东西。
据吴文说,赵志这人路子野,黑白两道都通。吴文原来黑道上的大哥在社会上曾经也算个大人物,呼风唤雨地很是威风,但他对赵志特尊敬,和赵志关系特铁。由于赵志脑袋灵光,大哥叫他“小诸葛”,赵志就这样得的名。
当时赵志劝大哥得饶人处且饶人,但大哥手下弟兄越聚越多,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手特杂,最后大哥为了给一个弟兄摆平场子白胜祖,得罪了一个叫“老头子”的人,惨遭报复,不明不白地在车祸中丢了性命,弟兄们树到猢狲散,吴文也落魄了。但赵志活得依然挺好,他这人特讲义气,所以这次看见吴文一来,就给了面子。
“那赵志和那个“老头子”现在关系怎么样呢?”白秋问道。
“不知道,白秋老兄,那是上层的事情了,咱现在只是个搬运工,哪里还能知道那些武鸣人才网,哎……”吴文喝了口酒kiss魔法,长叹了口气。
白秋发现赵志这人贪财但不很好色,尤其在自己的厂子里不乱来,每天开着桑塔纳来来往往地显得很忙。但厂子里还是有条狼,那就是白秋的顶头上司——配料室主任秦宝伟东方玉梅。
飞龙制药厂虽然有几个产品,但最近只有雄*风胶囊销路看好。
这雄风胶囊是什么药就不具体说了,看名字就知道是给男人用的。除了增加能力,它还能解决男人的一些功能障碍方面的毛病,配料室主任秦宝伟提供的药单子。
老秦今年四十七八了,论学历也就是个中专毕业,但在制药行业混了多年,多少混出了点门道,象这次的雄*风胶囊就有点意思,所以销路看好。白秋研究后觉得这多多少少是从别人那里抄袭来的,最多加了点自己滋补的小配方,无伤大雅当然也就不关痛痒,不过没人揭穿罢了。
最大的问题是厂里这药其实并没有完全通过药监局的认证程序,只是按试生产来安排生产和销售的,当然赵志关系硬的话一时半会儿还出不了什么问题,但动真格的时候这就是软肋了。
现而今,厂长赵胜精力不济,长期在家里修养,赵志又经常不在厂里,老秦仗恃着自己拿出了雄*风胶囊的配方,基本上把自己当半个厂长看。他小子上次在另一个制药厂当技术主任,工资待遇都不错,但给辞退了,就是因为生活方面出过问题。
他在那厂里乱搞,最后竟然连来厂里实习的厂长的侄女都不放过,惹恼了那个厂长,第二天就下书让他走人。来了飞龙以后,老秦多少收敛了一些。
但老婆不在身边,这老秦哪管得住自己,见着女人还是挪不开眼,挺讨人嫌的。
如今的飞龙制药男工十一二名,女工却有七八十名,正是花丛中打滚的好地方,老秦也是看中这个才安心干下去的,赵志好象有点明白,对他只是平日里简单敲打几句,并不动真格的,这让老秦多少有点恃宠而骄的味道。
老秦特别注意衣着打扮,快五十的人了每天皮鞋头发擦得铮亮崔走召新书,加上有两个钱,又有点地位,可以给点小恩小惠,在女人堆中混得多少有点人缘,经常服用雄风胶囊,功夫还凑合,听说厂里面很有几个女人跟他有一腿。
在厂子里,老秦先还喜欢到处沾花惹草什么的,但大家尤其是男工们不喜欢他,常对他使白眼,虽然老秦不过分,实在上不了手揩点油也就心满意足了,一直没出什么大问题。
但自尊心较强的老秦多少受不了这闲气,他干脆从女工中挑选出丰满顺从的徐亚丽和那个有点开放的郭秀英两女,将她们调到调料室当了化验员,关起门来,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记得白秋才到调料室报到的那天,先和老秦简单接洽了一下,这时门开了进来两名女人,白秋抬眼一看女人的打扮,觉得多少有些离奇。
两人均身着白色短袖束腰紧身白大褂,戴着雪白的护士帽,衣服比较贴身,把身体的曲线大致勾勒了出来,峰峦高耸、腰身细柔、臀围夸张,一举一动撩动人心痒痒。
“来,认识一下,这是我们调料室的两名化验员,这位叫徐亚丽,这名叫郭秀英。”老秦作为领导,当仁不让地介绍着。
白秋看那徐亚丽长发披肩,护士服下面是短裙加棕色长筒袜;郭秀英上面扎发髻,下面是条藕纱裙裤、肉色短袜,两女脚上都是一样的黑色小牛皮带袢高跟鞋,而脸上描眉画目地打扮得油头粉面,挂满了耳环、项链、手镯等首饰,看起来不怎么象朴素细致的化验员,反而有点妖里妖气的带着风尘味。
“这是白秋,新来的调料员,你们是同事,今后要多交流啊!”老秦作了介绍。
这时两女抬头看了白秋一下,白秋认真在心里对比了一下:这两女打扮出来还是挺有姿色的,尤其那个徐亚丽更漂亮一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着看人时,怎么都像在撩拨。
就可惜个子矮点,但穿了这双高跟鞋显得俏丽中略带丰满,而那个郭秀英脸蛋长得虽然没有亚丽漂亮,个子高些,天生一双桃花媚眼,就这么一瞟的工夫叶钦达,流波溢彩地让白秋心弦一动,心里阵阵发虚,不敢多语,红着脸借事躲开了。
老秦这小子挺有眼光的,选的这两女看着一般,细品就品出味道来了,白秋心里佩服之余狄青麟,也逐渐生出一丝嫉妒的感觉来。
调料室就他们四个人,但他们不是住在公共职工宿舍里,而是单独分出来住。调料室这幢独立的三层小楼中,办公室在一楼,二楼是老秦的宿舍和书房,三楼则是两名女化验员的单身宿舍,每层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澡设备,在飞龙制药算条件很不错的了。
白秋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和老秦住在一起,实在不行住一楼也好,但老秦却说药材库房十分重要,让他先兼任库管员,至于住就临时性住在仓库门口一个8平米狭小的房间里。这里洗漱和上厕所都要走到公共宿舍去,的确不方便。但白秋在社会上混得久了,很懂事心语星愿歌词,什么都没有说很快就搬了进去。
不过当白秋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透过窗子数星星的时候,想到老秦把下面调料室的大门一关,上面这两只尤物还不就乖乖成了老秦这坏种的盘中美餐、嘴边鲜肉,想吃的话什么时候不能吃啊,想到这里白秋真的有点流口水了。
甚至中午老秦都要把白秋赶回自己的小屋,号称自己和女化验员都要午睡休息,当然他在哪张床上休息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看两女春意上脸的样子,就知道老秦绝对没少在她们身上下功夫。
可惜的是尽管老秦可以一王二后李艺真,任意地享用两名漂亮女下属的身子,白秋还是只能躲在小屋里憋着。
想到更加无耻的张有福,白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只有和吴文喝上两杯,趁脑袋晕忽忽的时候,才可以痛痛快快地发两句牢骚,骂老秦不是东西,也骂那两个女人天生犯贱,任老秦这种老厌物玩弄。
看着白秋猥琐的模样,加上有老秦在一旁监视,两名女化验员在对白秋有了三分钟的新奇和热情后再也不把他放在眼里,经常当着他的面和老秦打情骂俏、争宠吃醋。
老秦也不老实,一高兴了不管工作时间什么的,就要搂着两女跳上几曲,说是适当的休息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但白秋看他们跳的那个舞......那是跳舞吗?
没两圈姿势就变样了,然后老秦就要带着舞伴上去休息半小时什么的,只留下白秋当灯泡。跳舞那是绝对没有他的戏的,有时候尽管有一名浪货闲着,老秦也不会让白秋上,闲着那也是老秦的货。
有一次,白秋在帮老秦打扫办公桌的时候,看见桌面上有张小纸,上面胡乱写着一些调情的话,那露骨的内容把他恶心得不行。
……看到这里,白秋觉得人活得太没劲了,人比人,气死人啊!不过那两个女人也太贱了,难道就这样跟老鬼混一辈子吗?
白秋也是青春正当年的小伙子,虽然外表上看着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内心深处还是倍受煎熬,不仅和张有福有差距,和老秦也不能比,自己现在地位低下、形象委琐、经济拮据,又没有任何实力和背景,几乎看不到什么前途。
连女朋友都没有,自己看得上的瞧不起自己,看得起自己的又没劲,所以常常在小床上“翻煎饼”到深夜都不能安然入睡。
白秋还是不死心,实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干脆将工厂里所有接触过的打工妹在脑海里过一遍排一排,厂里的女工基本是来自小城镇或农村的打工妹,除了几个拔尖的以外没有多少特别出色撩人的。
白秋正是青春年少,又被老秦及他的两名女下属有意无意地刺激着,遇见这些正当年的黄花大闺女、娇俏小媳妇,总会往人家身上不该看的地方看。
那些打工妹里,其中8位年青貌美、颇有姿色、俏丽出众的打工妹儿,让白秋有些割舍不开,被他暗中评为8大厂花,当然这8大厂花经吴文的口传到了男工们那里,传一传就成了大家公认的8大厂花了。
最高挑漂亮但冷艳的辜月琴,最青春甜美的傅春花,最成熟丰满的沈桂华,英姿飒爽、长腿俊俏的张华英,最娇美小巧的谭仙娇,最妩媚温顺的谢晓兰。当然还有那两名下贱却又有几分姿色的女同事、老秦的玩物——丰满温顺的徐亚丽、开放嘴浪的郭秀英。
每次白秋在入睡以前,都要在脑海中将此八只尤物轮一遍过干瘾,如此这般才可以美美入睡,这几乎成为他最快乐的时光和最好的娱乐方式了。
“妈的,看来老子真的是想谈恋爱了,不过不是用嘴巴谈恋爱,如果有一天能负距离接触她们,看看谁最美艳、谁最风骚、谁最温顺听话,那他妈就是少活几年也值啊。”白秋就这样盘算着心中的美梦过着没盐没味的日子。
就这样日子有一天没一天地过着,转眼快三个月了,白秋在厂子里也混熟了。老秦虽然生活上不避着他,业务上却处处防着他,关键药物配制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躲着配的,白秋想学也只有自力更生了。
有时候,老秦他们彼此玩得有些上火,嫌白秋碍事,对他说话恶声恶气的。作为聪明人的白秋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躲了到原料仓库看书,还有就是有空没空地混到厂花比较集中的包装车间里面,在那几朵厂花身边坐下磨蹭着,帮帮忙什么的,同时也瞅空子揩点油。
女人们可能生活多少有点枯燥,并不因为他的轻佻而十分嗔怒,只是在他有点过分的时候笑着打打他的手,让他自己知足。
这八大厂花中,只有郭秀英离自己最近,而且有点犯贱的样子,可能老秦不能让她得到彻底的满足吧。有时候避着老秦和他眉来眼去的李天佑简历,被他找机会摸了几把,不仅不嗔怒还向他抛两个媚眼激变玄武门,让他很是激动。但这能看不能动的,反而让他事后更加难受。
虽然白秋随时都想办了她们,但想归想,真正的做还是不敢,这也许就是小人物的悲剧吧。
不过,这段时间白秋并非一无所获,由于他负责管理药品仓库,有机会深入认识了以前只在课本上见过的一些东西,尤其是白秋发现了那些男用药的秘密,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促使他深入研究下去。
这类药中有西药类的化学合成药,大凡含有性*激*素,如丙酸睾酮、甲基睾丸素、苯丙酸诺龙、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等,都具有催*欲作用,而且力专效捷。
而中国传统中药中温肾壮*阳类药物多半具有助*欲功能,其中常见的植物和矿物类象附子、肉桂、淫*羊*藿、阳起石等。动物类药有动物阴*茎和睾*丸(牛*鞭、驴肾之类)、鹿茸、晚蚕蛾、九香虫、海马等,但大多力单势薄。
因此,古人常以复方进服取效。近来医药企业多将古人的复方用现代工艺技术制成“中国猛男”、“海马三肾丸”等效果较好的药,而雄*风胶囊说来说去就是这类翻版药的一种。
不过书上告诫这种药可用却不可过度,《金瓶梅》中西门庆向胡僧求药,得到药后,他用得太频太多了,最终把自己小命都搞没了。只有适度使用,适当的频率才是延缓衰老,永葆青春的秘诀。
然而“纵*欲催人老”,“房劳促短命”、轻则借助药性达到极点的性*生活,使机体遭受难以恢复的损害安德烈皮吉斯,致使相火炎炎、真元受伐;重则可引起睾*丸萎缩、前列腺肥大、脑垂体分泌激素失调,造成伤生害命,促使早夭的结果。
因此,很多的书上都谆谆教诲说那种药虽然不是不可沾染的毒药,但也绝不是可以随便嚼嚼的口香糖。它是一种特殊的药品,健康人千万不要被蛊惑,切不可贪图一时之欢而随意服用。
但白秋虽然看了许多的书,看中的却更多是那种药的奇效,对其副作用大多一带而过,知之寥寥。不过趁这个机会,白秋仔细研究了飞龙的配料仓库中各种药物的配比和存量,慢慢地尝试分解研究厂子里最热销的雄*风胶囊的配药秘方,知道了淫*羊*霍等助兴类春*药和苯丙胺类、咖啡因等迷*幻提神类药剂的使用原理和剂量配置。
由于飞龙工厂管理混乱,镇静剂类药物原料和兴*奋*剂、发*情类药物都混乱地放置在一起,作为配料人员的白秋和研究人员一样可以轻松接触到所有的药物。
白秋经常上飞龙厂的资料室,还请教以前的老师和同学,对于其处方结构也有了初步的认识。白秋沉迷于这方面的研究,开始了暗中的实验。
这些日子开始,白秋常常有莫名的激动,觉得自己过得充实起来,他对于药物的研究还是很有天赋的,每天几乎都能看见新的进展和成就,白秋忍不住暗自窃喜。
研究久了,越研究反而开始感觉到害怕,白秋慢慢发现原来人是如此简单脆弱的动物,非常可怜,几乎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和欲*望,对刺激和享乐的追求可以轻松降伏绝大多数的人类。在欲*望和药物的魔力面前,人类意志的力量其实是很弱小的。
面对成排的药物存放架,白秋突发灵感,觉得自己象名神奇的魔法师,如果自己掌握了这个车间里所有的药物,就可以自由地用药物来控制人,通过控制人来控制世界。
以前世界是别人的,自己生活在属于别人的世界里,所以特憋屈,如果自己的“魔法”修炼成功,这世界就是属于自己的,反过来就可以让整个世界来满足和适应自己。
是啊,自己可以控制别人,可以赚很多的钱,可以拥有很多现在梦里都不敢想象的美女,过神仙般的日子……。
白秋慢慢研究着这些药物,憧憬着自己地未来,一个庞大的计划渐渐浮出水面,脉络也逐渐清晰起来,恍惚之间,白秋发现,就象张雨生所唱的,特流行的一首歌那样——《我的未来不是梦》。
突然之间,白秋发现天堂和地狱同时在向自己招手。
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八月了,天气渐渐热起来,女人们的衣衫也薄透起来,我、内心的冲动和欲*望也越来越强烈起来,忍的时间太久,几乎有点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和兴*奋。
但我有个特点,城府比较深,一般的感情波动从表面上很少能看出来,而且没有绝对的把握就不会轻易下手。不过暗地里可一直没有间断自己的实验工作,不停修正着手中的计画,等到自己觉得万无一失,有了充分的把握以后花团锦簇造句,终于准备开始动手了。
这次,我没有透露一个字,甚至连关系最好的吴文也不知道,风险准备自己一肩担了。
周五的晚上,调料室四人一起在一楼聚餐。一般会餐时作饭烧菜轮不到我,手艺太臭,又不怎么愿意学,只好给郭秀英、徐亚丽打打下手买点葱、洗个菜什么的。但这天我主动买只小仔公鸡说是给大家慰劳一下,秀英用电子瓦罐炖了一下午,终于熬好了满满一锅鸡汤,香味四溢,实在诱人。
老秦这人特爱补,在炖鸡时就放了十全大补的各种名贵药材(当然是守着药山顺手拿的,反正不给钱!),我也凑热闹,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在汤里加了20多克淡黄色的配料,这锅专业人士配制的特制鸡汤可真是内容丰富,够“滋补”的。
万事俱备,咱搓着双手等一场好戏开演了。
由于这次只是一般会餐,菜不多,这道美味的鸡汤成了让大家垂涎三尺的主菜。老秦可能是平日里采伐过多,想多补补,当然是当仁不让占了主席,由于鸡汤里放了美容养颜的药使得两女也特别感兴趣,我见这情况,识趣地不敢乱动,恭陪末座吃点素菜点缀一下。
他们三人都喝了不少的汤,尤其老秦在两女殷勤服侍下,更是喝得红光满面的,两女也有些上路,喝得面色绯红、红霞飞舞,由于他们平时就没把我当人看,这时腻成了一块,荤话跟小动作也随之多了起来。
老秦右手搂过徐亚丽,情动时徐亚丽脸上嫣红一片,一副情难自禁的样子。
郭秀英见状也贴了上来。
亚丽看不过眼了,主动送上香唇。
秀英拉了老秦的手不知道在桌底下干什么。
我借着捡筷子的机会探头到桌下一看,瘾头顿时被勾了起来。
我刚才装了小半碗鸡汤,想多少喝点切身感受一下,这时候药效一上来,又看见三人的风流丑态,受到了强烈的刺激,顿时有些情难自禁。
比较而言,亚丽显得更受宠一些,老秦直往她身上招呼着,我暗想今天如果老秦上亚丽的话,也许可以把郭秀英留给自己,捡点残汤剩水。正想得挺美的,凑巧秀英也有些无奈地冲着我抛了几个媚眼,让我更添了点盼头。
“妈的,老秦岁数大了,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今天爷一定要捡一个来用,让她知道爷不是吃素的,也是要吃肉的,不把她吃定爷就不信这个邪!”
想到这里,我浑身发颤,很有点莫名的激动。
但这时候老秦的一席话整了我个透心凉,“白秋,天气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亚丽和秀英收拾,你可要把库房看好,那是飞龙最值钱的地方,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我顿时懵了,暗自失望,“今天这如意算盘又落了空,看来老秦这小子真不是省油的灯,不动点真格的可就只有又去翻来覆去享受那孤枕难眠的滋味了。”
不过咱脸上可什么都没有显现出来,一如既往冷静地站了起来,将桌子和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告别准备出来,当我出门的时候一回头,看见秀英正含凄带怨地看着我,心里不知怎么有些不是滋味。
回到自己的小屋,哪里还睡得着觉,想到那边的场面,一股邪气上来了。反正人就一条命,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胆大能骑虎,胆小仅日鼠,憋了这么久,今天豁出去了。想到这里,我露出了邪恶的冷笑,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简单准备以后,我趁夜色正浓溜回了那孤零零的配料室小楼朱宏钧。悄悄潜入了一楼,发现已经没有人了,上了二楼,看见老秦的房门虚掩着,里面有种熟悉的声音传出,于是悄悄贴上去从门缝里一看姜沛佩,妈的,老秦太会享受了!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