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rina故事:离婚后,“真相”让我奔溃了...-蒲苇喃喃

故事:离婚后,“真相”让我奔溃了...-蒲苇喃喃
点击上方蓝字蒲苇喃喃▲关注每晚推送

01.
宗小蓝有一个好习惯,出差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屋子。
理由自然是十分充分的,黎远明你自己看看,好好的房子愣是给糟蹋成了狗窝。
黎远明抱着双肩,漫不经心地笑着,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
每次宗小蓝出差归来,必定大张旗鼓地收拾屋子,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一点,她知,黎远明也知,但从不说破,女人的这点小心思,权当是生活的副产品,黎远明也就乐得偷懒,留一大堆的脏衣服、脏碗碟妖晶记,等着宗小蓝出差回来。
这次去海南,事情千头万绪,竟然待了一个月,是两个人结婚后出差时间最长的一次,宗小蓝是真的想黎远明了。
黎远明的语气颇有些热烈:“老婆等着我啊,我很快就回来,告诉你河图传,我很饿哟。”
黎远明的语气有点夸张,但宗小蓝听着很受用。
收拾屋子的时候,宗小蓝在卧室床头柜底下发现了一支口红,她看着那支用过的口红发呆。
她从来没用过这个牌子的。宗小蓝的心里千军万马在奔腾,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别的女人进了这间房,在她不在家的时候,也许还在那张床上睡过,不然,哪来这横空出世的口红?
上一秒钟最强主母,她的眼前还是两个人恩爱缠绵的画面;下一秒钟,她却好似看到了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纠缠的场景。
这个来历不明的口红残忍地撕开了幸福的表象,是另一个女人在无声地嘲笑宗小蓝。

02.
黎远明回来的时候,宗小蓝已经把换下来的床单扔进了洗衣机。
他一把抱住她,扔在床上,急急地压下来。
他的热情有些夸张,他的拥抱让宗小蓝喘不过气来,她想配合他,就算是演戏也好,可是大脑中却是他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翻滚的场景戴震难师。
黎远明发现了她的敷衍,停下来看着她:“宝贝,怎么了?”
宗小蓝抚着额头:“我有些累了。”
黎远明体贴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那你就先睡一会儿吧,我去做饭。”
他带上门,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宗小蓝隐忍的泪落下来,katrina这不是他的作风,每次她出差回来王诗蒙,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缠着亲热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挫败双子。今天他的所谓体贴,不过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急。
宗小蓝不在的日子里,别的女人喂饱了他。
第二天,宗小蓝找了个借口,和门房老阿姨东拉西扯。
看似不着边地闲聊,却捕获了一条最重要的信息,几天前,确实有年轻女人进出过她的家。
口红、年轻女人、换过的床单,就这么叠加起黎远明的走私。一切都那么昭然若揭。她要做的,不过就是揭穿所有的谎言,抑或装傻。
她不知道,黎远明是爱上了别的女人,还是因为寂寞,仅仅解决一下生理的需要。
对于她这份需要频繁出差的工作,黎远明曾力劝她辞掉,他振振有词地说:“年轻的妻子经常出差,侵犯了丈夫的‘幸福’权利冯嘉豪。”
他也曾嬉皮笑脸地对她说过:“老婆,人生的事情太复杂,万一我不留神做了什么事,你也要相信我,那绝对只是身体的背叛,不是心的背叛啊强子哥哥。”
当然,他也因为自己的这句话买了一条铂金手链向宗小蓝赔罪,但这句话是男人的真实想法吧。
在他看来,身体的背叛不等同于心的背叛,可是在宗小蓝的心中,心的背叛是背叛,身体的背叛也是背叛,无论哪种背叛都是伤害。
宗小蓝也很想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她做不到。她很想拿出那支口红质问黎远明,他带了谁回家,可是她问不出口,她害怕揭穿真相的那一刻。
黎远明的热切,在宗小蓝眼里,是绝佳的表演。
半个月,她冷漠、客气地和黎远明说着话。
那支口红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没有间歇地疼着。

03.
黎远明越来越烦躁,终于,有一个晚上,当他把手伸向她,她再次躲开说累的时候,他低声问:“为什么?”声音里是努力压抑的愤怒。
宗小蓝给了他一个沉默的后背。她其实,不过是无声地表达自己的愤怒和委屈。
她希望他能从她的冷漠中发现问题,反思自己,然后向她坦白。而她才可以从中确定,两个人的婚姻还有没有挽留的余地。
她等着他从背后拥住她,告诉她他爱她张子山,但是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
她在等待中渐渐冷却了心中的热望,而她不知道,当她沉沉睡去后,黎远明一个人抽了半夜的烟。
第二天早上,因为一杯牛奶,两个人吵了起来。
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斜睨着她,阴阳怪气地说:“出了一趟差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尚霏,说吧,收获了什么样的艳遇,相信我黎某人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宗小蓝气得浑身发抖,颤抖着嘴唇说了句“无耻”。
而他,只是轻蔑地哼了一声。

04.
在公司,宗小蓝呆呆地看着窗外时,同事保罗过来问:“宗小蓝,你最近气色很差极品御用闲人,怎么了?”
保罗一直对她有好感,也暗示过好几次他是喜欢她的,这次出差,本来宗小蓝和另一位同事去的,但是保罗很努力地争取到了出差的机会。
宗小蓝知道他的心思,出差途中,两个人虽然相处甚欢,他的殷勤和周到也让宗小蓝十分受用,但宗小蓝一直把握着分寸,最危险的那个夜晚,她把保罗挡在门外,很认真地告诉他,她不会和别的男人玩什么暧昧。
此时保罗一问,宗小蓝忍了多日的眼泪再也忍不翩翩姐住,洪水决堤似的涌了出来。
那天,她跟着保罗去了一个酒吧,喝了很多酒,回家的时候,一直靠在保罗身上。
黎远明靠在床头上,冷冷地看着她。
她坐在梳妆台前卸妆的时候,他猛地凑了过来,说:“就是他吧,出差两个人风流快活得还不够吗?回来了还要勾勾搭搭!”
他给她看他的手机,里面有几张她和保罗靠得很近、看起来很亲密的照片。
“你跟踪我!”宗小蓝浑身发抖,扬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黎远明毫不客气地回敬了她一个耳光。
那一耳光打得宗小蓝眼冒金星,她呆呆地看镜中的自己,披头散发,半边脸肿着,而黎远明拥着她腻着她叫着宝贝的场景变得不真实起来,好像两个人从来不曾有过恩爱的时光。
她绝望地看着眼前这个带女人回家的男人,男人的心走了,曾经的爱人连糟糠都不如,总要找到她也出墙的证据,他才可以理直气壮地说离婚。
那个晚上,他们一夜没睡,睁着血红的眼睛谈离婚。
宗小蓝说:“黎远明,你是让我伤心的男人。”
黎远明说:“你也伤透了我的心马延强。”

05.
第二天,两个人上班的途中顺便去了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没有任何瓜葛的男女了沈阳铁西鬼楼。
宗小蓝手里捏着那支口红,经过一个垃圾桶时,她一扬手,将它扔了进去,连同那些让她伤心的人和事。
还有一个星期过圣诞节,宗小蓝接到妹妹的电话,她说要来和姐姐一起过圣诞节。末了,她语气欢快地说,姐姐要赔一支口红给我啊。然后她说绥棱天气预报,上次去你家把口红给落下了,所以姐姐一定要赔支新的给我。
宗小蓝一阵眩晕,你来过我家,什么时候?
三月份的时候啊,你出差去了,我在你家住了一晚,姐夫没和你说吗?
妹妹还说了些什么,宗小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没想到事情是这样子,不过是妹妹一时大意留下的一支口红,那支口红,却毁掉了她的婚姻。

06.
平安夜,宗小蓝一个人在商场里闲逛,没想到会遇见黎远明。
大半年不见,他瘦了很多蒋昕捷,听说他已经再婚,可是他脸上并没有新婚的喜气王浣。
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喝完了一杯咖啡,然后站起来,握着手说再见。
他的手是冰凉的,她转过身,迈开大步走了,眼泪却扑簌扑簌掉下来。
离婚以后,这是她第一次哭。她看到了他眼中的留恋和痛苦,他还是爱着她的,她也是,伯恩安德森可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毁了他们婚姻的,不是那支来历不明的口红,而是他们自己。
她每次出差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屋子,并不是因为屋子有多脏多乱,而是因为,收拾屋子不过是寻找男人有外遇的蛛丝马迹的借口。
而黎远明,每次她出差归来,必定会抱她上床,两个人用做爱来检验对方的身体,任何异常,都会在心里产生猜疑。
宗小蓝和黎远明,是恩爱甜蜜的夫妻,同样聪明的他们,因为婚姻充满变数,因为多姿多彩的生活衍生了太多的诱惑,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猜忌,而这猜忌,终于被一支意外的口红引爆。
不懂得信赖别人的人,原本不配得到幸福。
没有婚姻能够在相互猜疑中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这一场由口红引爆的离婚事件,从来都与口红无关anjeri。
- END -
文:小桐,选自花瓣网,侵删。

我知道你现在生活糟糕,前途迷茫,情感不顺
可是这都没关系呀,因为来到这里的人都和你一样
世界这么大,你来了就好

长按二维码关注
每晚晚安故事等你
往期回顾
我有一条黑狗,它差点毁了我的生活
你要跟我分开还不是因为你想找个有钱人
突然不喜欢一个人了,是什么感觉?
在大城市生活找不到对象的你最害怕什么?
希望每一个点赞的你,都能把爱的人揽入怀陈顶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10023.html